“全能”交通輔警溫暖仍在

—追記那曲市安多縣交通輔警曲松

2019-08-01 09:49  來源:西藏日報

  2019年6月5日下午4時40分,安多縣城三產社區警務站附近,輔警曲松突遇交通事故,永遠地倒下了……

  “那一刻,我整個人都懵了,完全不知所措。”安多縣公安局交警大隊負責人才加告訴記者,當時,他正從交警大隊趕往縣城辦事,半路發現有車禍,看到一個人倒在血泊中。他沖過去一看,竟是自己朝夕相處的兄弟。

  這位犧牲的輔警,還未滿24歲。

  今年2月,正值春節和藏歷新年期間,109國道唐古拉山路段遭遇風雪天氣,大量車輛擁堵滯留。

  曲松主動請纓,駕車疾馳近100公里,趕往唐古拉山事發路段開展交通疏導工作。唐古拉山口附近,成百上千輛車早已堵成“長龍”,一眼望不到頭,交警巡邏車根本無法開進執勤點。而這個時候,往往需要民(輔)警們徒步走到事發地點。

  “曲松是出了名的‘快腿’,他總是第一個趕到現場。”才加告訴記者,從青藏公路安多段第一工區到唐古拉山口,大約有10公里。

  “有時,其他隊員困了,就去車里休息一會兒,但曲松仍然堅持繼續鏟雪除冰、疏導交通、救援需要幫助的人,巡邏到凌晨兩、三點,干不動了才歸隊。”才加回憶,“隊里多次提出讓他下山回家換班輪休,但都被曲松拒絕了。”

  而這樣的日子,竟足足持續了49天。因為在群眾心中的“出鏡率”太高,曲松還被來往的卡車司機親切地稱為“段長”。

  曲松所在的秩序中隊,負責人叫頓珠。“一有空,曲松就會拿出《道路交通執法辦案常用手冊》《道路交通管理法規選編》等專業書籍進行學習。”頓珠介紹說,堅持不懈地勤學苦練,讓他在短時間內就成長為秩序中隊的業務骨干,在各項行動中挑起了重擔。在同事們眼中,曲松是位名副其實的“全能型”交通輔警——會開大卡車,會修故障車,會救護傷員,還會進行心理疏導,會調動氣氛,也總是給同事們帶來家的溫暖。

  2018年10月9日,吳元斌從山西來到雪域高原,成為“海拔最高交警大隊”的一名民警。在報到的第2天就接到出警任務:奔赴唐古拉山口南線執勤,疏導交通秩序。

  由于擁堵的車輛較多,且延伸較遠,民警和輔警需要相互配合、分段執勤。直到深夜,執行完任務的隊友們拖著困倦的身子,鉆到車里就睡著了。而曲松回到執勤點后,發現新來的同事吳元斌還沒回來,心里有點擔心,于是強忍著疲乏而寒冷的身體,在執勤點附近不停呼喊著吳元斌的名字。

  “我記得,曲松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,‘我還以為我把你弄丟了’,他說完這句話,就像是有些后怕似的,緊緊抱著我。”吳元斌強忍著淚水,數次哽咽,“曲松告訴我,以后要去哪里,都要和他打聲招呼,只要有他在,他可以照應我。當時,我身上早已凍得像冰塊兒一樣,但就因為他的一個擁抱一句話,不僅溫暖了我的心,還讓我在這里工作有了歸屬感。”

  曲松遇難那天,吳元斌與曲松一同執勤。

  “當時,由于罰單用完了,我們一起回交警大隊取新罰單。曲松取完罰單后,就立刻返回了值勤點,而我……就因為晚了幾分鐘,他就……”在吳元斌心里,留下了永遠的愧疚,“如果我能趕上他的步伐,在他遭遇車禍的那一瞬間,也許我還可以拉他一把。”

  至今,吳元斌都無法相信,對他一直照顧有加的好戰友,突然間就倒下了。

  “他的工作就是為人民服務,是神圣的,是不可侵犯的,他必須一切聽從黨的指揮,聽從領導的安排,哪里的群眾需要他,他就必須在哪里。”曲松的母親眼含淚水。

責任編輯:賀榮軍
爱彩网首页